我经常到的一家网吧叫三达。因为我经常去,所以就和里面的网管、收银小

姐都是很熟,特别是收银小姐。我经常在她那玩一晚上,深夜没事便和她聊天。

慢慢我俩的关系也比较熟了。

她叫王霞,今年三十九岁,个子不高,但体态很风韵。头发乌黑亮丽,烫得

有点微卷,五官端正、皮肤白嫩,胸部很迷人,虽戴有乳罩,仍隐隐可以看到一

道深深的丰满乳沟,非常风骚,我突然有一种想上她的感觉。

今天晚上没事便来到霞姐的《红尘网吧》上网,霞姐穿得好迷人,上身穿一

件黑色的小背心,下身穿一条绿色的皮短裙。再往下看,她的脚实在是太美了,

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皮凉鞋,鞋跟又高又细,鞋面是几条柔软的细条,绑在那双

脚上,显得脚柔润、修长,大脚趾从鞋尖露出来,微微上翘,白白的脚趾上涂了

红色的趾甲油,显得很性感。

「小王,你来了?今天客人很多,外边的机子都满了,你到里面工作间去上

网吧,待会我再招唿你。」

「霞姐,你忙你的,不用招唿我了。」

说着,我走到工作间推开房门,里面几张桌子上摆着几台伺服器,墙角边放

着一张单人床。啊,在床下我发现一双黑色的高跟凉拖鞋,鞋面上只有2厘米宽

的一条皮带,鞋跟有5、6厘米高,整个鞋样式很简单但非常性感,肯定是霞姐

健的。

我双手捧起右脚的高跟鞋,尽情地嗅闻起来,一股湿湿凉凉的皮革味和女人

的足香扑鼻而来。我舔了舔应该是足心的地方,有点咸;舔到足跟处,一个凹进

去的足跟印更咸了,一闻到那味道我心里十分激动,小弟弟已经抬起头来了。

脚后跟与鞋接触的鞋底有着暗红色的脚印,我掏出肉棒用龟头摩擦着与霞姐

健骚足接触的每一寸鞋底,然后把小弟弟整个伸入到鞋子里面,龟头从脚趾头的

部份穿出来,整只鞋子悬吊在小弟弟上面开始套动,但这更加刺激。

当时我心里狂跳不止,幻想着和霞姐做爱,热血一阵阵冲向头顶,小弟弟坚

硬如铁,很快就一泄如注。

突然有一阵匆匆忙忙的脚步声!「小王,开门!」

我立即放下鞋,把小弟弟塞进裤子里转身去开门,霞姐走进来笑着说:「把

门关着,是在看黄色网站吧?」

「没。」我指着电脑上一幅玉足图片说:「我刚才在网上学足底按摩呢!」

「是吗?我在外面站了一天,说起来脚也有点酸痛。」她说着坐到床边。

「我来帮你揉揉吧!」

「那多不好意思,我今天没穿袜子,脚不干净。」

「没事,能帮霞姐的美脚按摩是我的荣幸,我还怕我的手脏呢!」

「死鬼,真会说话,那就帮我揉吧!」霞姐脱掉凉鞋躺在床上,伸着她那双

并在一起的脚丫,两只张开的脚板整个儿地裸露在我的眼前,我的心不禁狂跳起

来。

我蹲在她的脚前,仔细地打量这双白嫩的尤物:它们是那样的美、那样的迷

人,走了一天的路后它们舒展地伸开摊在床上,没有了高跟鞋、长统袜的束缚。

白嫩嫩的脚背保护得较好,茧子不多,只在脚后跟处有一块椭圆形的茧,应

该是穿高跟鞋磨出来的;柔软的脚底板,长得端端正正的肉嫩的前脚掌和脚跟泛

着浅浅的红润,细嫩的脚趾长长的,相互间整整齐齐地依附在一起;精心修剪过

的脚趾甲上上着红色的透明趾甲油,脚背上白清清的皮肉如透亮的璞玉一般,使

她的整只脚显得玲珑剔透。

好美的少妇脚!我流了口水,我最最喜欢的女人脚就是这种类型的,我开始

非常轻柔地按摩她的左脚。先从脚跟开始,慢慢地通过足弓到足尖,我用大拇指

推拿足底,轻微地施加压力做圆形磙动,然后慢慢地移向足弓,并且用力揉捏她

的大脚趾,轻轻地牵引从脚趾跟部到趾尖的肉球。

霞姐全身开始缓慢颤抖,沉浸在舒爽、兴奋的梦境里。

我把手掌移向脚外侧,慢慢向脚跟按摩,我双手抱着她的脚跟,用手掌轻轻

地挤压,从脚跟又一直到了足弓。接着,我的拇指按着她的足底,不停地揉捏。

就这样,我悉心地按摩双脚的脚跟、足弓、足底以至每一个脚趾。

最后我鼻子凑近她的脚板深深的吸了吸,一股淡淡的脚丫特有的臭味和着淡

淡的皮革香味冲进来,我快要醉了……我对着她白皙肉嫩的脚丫左看右看,终于

忍不住想要舔一舔她的骚脚丫。

「怎么,我的脚是不是很美?」说着,霞姐的一只脚主动地凑到我嘴边,用

脚趾在我的嘴唇边摩擦,另一只脚则在我的下体游荡。

「骗我说学足底按摩,以为姐姐不知道那是个恋足网站?想要我的脚就直说

嘛!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非要姐姐送上门来,今天就让你好好享受一顿『足

爱大餐』!」

我立刻抓住在我嘴边挑逗的那只脚,一边淫荡地看着霞姐,一边慢慢伸出

舌头开始揉捏嗅吻以助性慾,翻开脚趾,细细地舔吻。味道有些浓烈,脚掌有一

些汗湿,脚后跟有一点脏,我用舌头舔遍了整个脚掌,感觉味道咸咸的,终于忍

不住把她凉凉的脚趾头塞进我的嘴里,轻轻的吮吸起来。

她脚趾头上的肉软软的,非常鲜嫩,我贪婪地吸着她的脚臭味……她的大脚

趾在我的嘴里轻轻地扭动着。我用一只手温柔地揉她的阴蒂头,一揉,她的反应

还挺大的。

「啊……我……好舒服……哦……你真有一套……爽……啊……哦……」赖

祥健轻盈地叫着,身体也骚动起来,爱液的分泌量越来越多,淫水不断沿着我的

中指渗出来。

她脱掉外衣,解开乳罩,双手抓住自己的两个丰满白嫩的双乳,由于人到中

年,乳头已成暗红色,她一会用手掌按住乳房拼命揉着,一会用大拇指和食指夹

住乳头拼命扯动,敏感的奶头受到刺激,开始变得坚硬勃起。

「啊……心肝……亲弟弟……别弄了……今天不行……求求你……」霞姐说

着,将我的手从她的小穴里拉开:「今天我有特殊情况,不能干那事,过几天我

老公出差,你来我家,我好好让你玩个够。」

「你倒是满足了,我还是慾火高涨,霞姐,用你的脚帮我脚交吧!求你干我

一次吧!你以后想做足底按摩,想要我舔你的脚,舔你的丝袜高跟鞋,做你的脚

奴都行。」

「脚交?你这死鬼玩法满多的,还有什么玩法都告诉姐姐,让姐姐今天开开

眼界。」

「霞姐,一般人性生活只会和异性手交、口交、性交,而我们恋足者除了手

交、口交、性交外,还喜欢脚交、鞋交。脚交是和对方的双脚配合摩擦,戳动我

的龟头和阴茎达到高潮,精子射在脚上还可以保养,美容脚上的肌肤,使你的玉

足看起来更嫩、更白、更性感。鞋交一般是想交欢又操不到女人时一种拿女人鞋

子来发泄的方式,类似于打手枪。」

「你现在正慾火高涨,我身体又有特殊情况不能满足你,正好做鞋交,我要

看你和我的鞋做爱。」说着,霞姐把她那双刚才穿的白色皮凉鞋递给我一只,然

后换了个姿式绕到我身后,双手伸进我的裤裆里。

「啊!小王,你的家伙比我老公的可大多了!拿在手里真暖和。」霞姐一只

手慢慢套动我的阴茎,另一只手轻揉着龟头,舌头在我耳边舔着我的耳垂,我的

阴茎涨到了最大,我终于忍不住脱下了裤子,拿起这只皮凉鞋,小弟弟早已迫不

及待地挺起老高了。

我先用凉鞋在两腿之间轻抚着,一阵触电的感觉在大腿根部传递,一只手抓

住阴茎用龟头「按摩」着凉鞋的每一个地方,特别是鞋底的商标,我彷佛感觉得

到商标上的字迹。

然后又用尖鞋跟轻轻摩擦龟头和马眼,我开始不停地哼,身体也不停地动,

我把龟头对着鞋跟处,不停地抽动:「哦……痛快死了……我干……我要干……

霞姐……啊……爽……啊……霞姐……我要……射了……射在你……穿过的

鞋里……」

我太兴奋了,大脑里一片空白,不知什么时候,我忍不住,一股浓精冲了出

来,把鞋跟全部浸透!过了一会儿,我才从刚才的快感中醒来,看着沾满了精液

的凉鞋,心里生出一股快意。

霞姐看着我射到鞋里的精液说:「小王,今天射这么多都浪费了,下次你可

要喂饱我!」她说完,拿起沾满了精液的凉鞋,把精液全部倒在双脚上,轻轻的

把它铺开。

我蹲在床头一边帮霞姐穿鞋,一边说:「亲亲霞姐,下次只要用这双骚脚好

好为我的弟弟服务,它一定会把你爽上天!」

************

星期天中午我一人在家玩《FIFA》,忽然电话响了,是霞姐打来的,原

来她老公几天前去海南出差,碰巧她家电脑出了点问题,叫我去看看。

「这个骚女人哪是叫我去看电脑,分明是想趁老公不在家红杏出墙,勾引我

这个白脸小生!其实这正合我意,上次放了我鸽子,这次自动送上门来,我倒想

试试四十岁的女人有多骚。」

晚上9点,我拿着神秘礼物来到霞姐家,敲了敲门,门开了,霞姐走出来。

哇!她今天真漂亮,头发染成暗红色,并烫了大波浪,脸上化了妆、擦了口红;

身穿一件浅色睡衣,一对鸭梨式大乳房拱起两座「山丘」。

她虽然快四十岁了,但由于保养得好,外加比较风骚,肤色白嫩,看起来像

三十出头的少妇,只是眼角稍有几条皱纹。

「快请来吧!」她很热情地叫我进去。

霞姐家里很干净漂亮,地上铺着地毯,我坐在客厅沙发上一眼就看到门口放

着的鞋柜,鞋柜里面整整齐齐地放着很多高跟鞋、皮鞋和凉鞋,在第二格看到了

上次让我「魂飞精丢」的那双白色皮凉鞋。

我刚想过去看看鞋里是否还留有我的液迹,霞姐却一屁股坐到我身边,说:

「小王,怎么还买了东西来!是什么呀?」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霞姐从袋子里拿出纸盒,「好像是双鞋。」

她打开盒子,里面是双黑色的高跟皮凉鞋,开口式,鞋尖可露出三个脚趾,

鞋子后边有两根细带和一个金属扣,鞋底有2厘米厚,鞋跟足有13厘米长,由

粗渐渐变细。

「霞姐,这是我特意为你买的,喜欢吗?」

「啊!太漂亮了,多大的鞋码?」她笑咪咪地拿起一只鞋。

「三十七码半,我知道你穿三十七码,但我特意买大半码,待会你就知道我

的用意。」

「你怎么猜得那么准我穿三十七码的鞋?」

「我的霞姐,你怎么忘这么快?上次在网吧,小弟足足玩弄了你的玉足一个

小时,连你的脚上哪里有足茧、哪里有颗痣都一清二楚,还不知道你穿多大的鞋

么?是不是觉得小弟服务得不够舒服?那还不简单,今天好好满足你的慾望,要

让你,不,是你我共同爽到极点。」

我起身跪在霞姐脚边,拿起一只脚放在手中,然后从裤兜里拿出一枚足戒:

「这枚足戒也是送给你的,在国外戴足戒很流行,迷人的足戒指,伴随着一双双

美丽的脚。今年流行皮凉拖鞋,恰恰给了脚趾足够的空间,带上它一定让你『足

下添彩』,不穿丝袜也能迷倒一片男人,『低头率百分之九十八』。」

「那还不快给我带上?」她翘起一只脚说道。

我把足戒含在嘴里,然后捧着她的脚放到嘴边,眼睛细细地观察着这只脚:

「应该戴在哪个脚趾上呢?对,是第二个脚趾。」于是我用手拨开大拇指和其它

几个脚趾,接着把嘴里的足戒对准第二个脚趾慢慢往里套,套到脚趾关节时,我

便用牙齿轻轻往里挤……

啊……终于用嘴将足戒套了进去,太美了!她的脚配上足戒显得更加成熟性

感!激起了我的性慾,我能感受到本能的性冲动,不由得抓住脚舔起来。

「死鬼,着什么急呀,难道姐姐身上只有脚才吸引你吗?」霞姐说着,脱去

睡衣扔到地上,露出里面诱人的乳房以及白色花边胸罩,她两手伸向背后慢慢摘

下纹胸。

那是两只雪白的乳房,由于人到中年,乳头已成暗红,但乳晕呈粉红色,可

以看到一道深深的丰满乳沟,她左手已经放到乳房上轻轻地玩弄着自己的乳头。

「只要你对我好、能满足我、听我的话,我什么都给你,不过现在想试试这

双高跟鞋。」她说着,将右脚伸了过来。

当我的脸贴在霞姐的脚上时,一只风骚少妇的脚又一次呈现在我的面前。她

的脚是那样性感,她的脚趾不长,却很整齐,沿着一条极美的曲缐依次排开,皮

肤略透着淡淡的黄色,仔细看有少许皱纹;大概是经常穿皮鞋的原因,脚掌和脚

后跟的肉茧很厚。

我左手抓着她的脚,将高跟鞋套在她的脚上,扣好鞋带,「实在……太性感

了!只不过稍稍有点宽松。」三只脚趾从鞋尖露出来,大脚趾微微上翘,我用双

手捧起她的脚,彷佛捧起世上高贵无双的瑰宝。

脚上黑色的高跟鞋,正映出我贴得很近的脸,我将高跟鞋托在嘴边,疯狂地

吻着鞋尖露出的三只脚趾,彷佛这只鞋是霞姐的嘴,而从鞋尖露出的脚趾是她

的舌头,我正在和霞姐接吻。

「别着急,把这只鞋也穿上!」我拿着另一只高跟鞋,起身坐在霞姐身旁:

「知道我为什么挑十三厘米长的鞋跟吗?因为我身上有样东西也是十三厘米长,

不过比它粗多了!你一定想试试吧?」

「真的有那么大吗?」霞姐主动地将手伸向我两腿之间。

我拿开她的手,轻轻的说:「上次你要我和鞋做爱,看得你很过瘾吧?今天

我也要你和鞋做爱,如果让我看得很爽,我自然会喂饱你!」

霞姐淫笑道:「死鬼!花样还真多,想看姐姐自慰,那好,非叫你看得流鼻

血不可!」

说着,霞姐翘起右边的半边屁股,右手将内裤拉到了大腿根,露出了她的下

体:平坦的小腹上生有细细的花纹浅浅数条,小腹下长满了浓密的阴毛,真是那

么的性感迷人。我用手拨开修长的粉腿,再分开浓密的阴毛,这才看清楚她底下

的风光。

我两手再拨开两片阴唇,大阴唇呈红色,小阴唇呈鲜红色,大阴唇两边长满

了阴毛,粉红的阴核似花生米一样大小,阴道口呈鲜红色,手指触在上面湿滑滑

的,看得我慾火高涨。

我用食、姆二指捏弄了大阴核一阵,揉得霞姐娇声哼道:「宝贝……你别再

揉……揉了……姐姐的……心里好……难受……下面好痒……快……心肝……快

给……给我……吧……」

我把高跟鞋丢到霞姐身上,她立刻拿起鞋放到嘴边,伸出舌头开始舔鞋底、

鞋跟,然后又抓住鞋放到两腿间,用鞋底上下摩擦着自己的阴唇,「啊啊!……

啊……」霞姐呻吟着。

不一会,她用手拨开阴唇,另一只手握住鞋子,用鞋尖轻轻的按摩着阴核,

「啊……啊……好舒服……」她的声音更急促了。

接着,她用十三厘米长的鞋跟在阴唇旁上下摩擦,她时而用鞋跟摩擦阴唇和

阴核,时而又把鞋跟慢慢地往阴道里塞,忽深忽浅、忽快忽慢……

「啊……亲弟弟……你的鸡巴……真的……比它还粗吗……我要你的……鸡

巴……」霞姐一边在我面前做着鞋交,一边贪婪地望着我鼓起的裤裆。

看到这,我实在受不了了,把早已挺得高高的肉棒从短裤里掏出来,站在赖

祥健面前拿起那条穿着高跟鞋的腿:「霞姐你太风骚了!……小弟看得……受不

了……要和你一起玩……」

我一只手握着鞋,一只手扶着鸡巴对准鞋尖露出的脚趾,把龟头向脚底和鞋

的缝隙里塞。虽然鞋穿在她脚上比较宽松,但无奈龟头太大,塞了几次都没塞进

去,还弄得我龟头很痛。霞姐似乎知道我的用意,便翘起脚趾张大了洞口,我幻

想着这就是霞姐的小穴,艰难地把肉棒一点一点的往里塞……

「啊……骚货……你的小穴……好紧……好深啊……啊……快到了……快探

到……底了……」

终于将肉棒完全插进洞(鞋)里,龟头顶着脚心,我两手抓着鞋,慢慢前后

摆动着屁股开始作活塞运动……由于霞姐经常穿皮鞋,脚掌有着厚厚的茧,所以

在洞里抽动的时候,龟头会产生极大的刺激与乐趣!

「啊……亲姐姐……你脚下的……厚茧……弄得我……鸡巴好舒服……」

「你……啊……别……别停下来……我……啊……我……想要你继续……」

她唿吸有些急促,而且我能够感觉到她的身子在颤抖。

「快啊!快点!」她的声音更急促了,臀部不断地向前挺起,手的动作也越

来越快,鞋跟已经被她自己的淫水弄湿,顺着些边慢慢往外流。

「啊……啊……好舒服喔……我的小穴……被……鞋跟……弄得好舒服……

嗯……啊……」她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低吟着。

「亲姐姐……我也是……好……好舒服喔……想不到鸡巴在鞋里『足交』竟

是这样的爽……啊……爱死你的脚……爱死你的鞋了……」

我也加快了抽戳速度,比起我自己手淫,这鞋交可刺激多了,几十下后我就

已控制不住,用力抱着那只脚喊道:「霞姐,我的亲姐姐,我……我好痛快……

我要……要射……射……射了……」

一股浓浓的精液喷到她那穿着高跟鞋的脚里,鸡巴间歇性地膨胀收缩,每一

次都有股灼热的液体喷出,我的龟头能感觉到她的脚心沾满了精液,一会儿精液

便顺着脚心两边的鞋缝流了出来。

我抽出鸡巴,满足地倒在沙发上……

几秒钟后我睁开眼,霞姐靠在我身旁轻声说:「怎么样,舒服吗?刚才只是

热热身,真的还在后头呢!陪我到床上去,我今天吃定你了!」

「霞姐,我喜欢做爱的时候对方穿着皮鞋,这样能增强我的性慾。」

「那好,你先在床上等我。」

不一会她穿了一双黑色的包头粗跟皮鞋,身上一丝不挂的爬到床上跪在我腿

中央,双手不停地上下套弄着我的大鸡鸡,时快时慢,接着张开小嘴,像一条母

狗一样将我的阴茎含了进去,灵活的舌头不停地在我的龟头及马眼上来回舔着,

我的鸡巴已经变得非常坚硬。

随后她跨到我身上,用手抓住我的鸡巴上下套动了几下,就将我的龟头对准

她的肉穴,整个屁股坐在了我的身上,开始上下摆动着屁股。

想不到年届四十的妇人,阴道依然是那样的紧,每一次进出都像一张小嘴吮

吸着我的龟头,我觉得身体开始一阵阵地发热,鸡巴使劲向上坚挺着,我伸出双

手用力搓她的乳房和刺激乳尖……

操了几十下后,霞姐换了另一种姿势,翻过身,背对着我双手撑在我的膝盖

上,又开始摆动屁股,霞姐大声地叫了出来:「啊……心肝……亲弟弟……我要

飞了……被你的……大鸡巴……弄得……上天了……」

而我为了延迟射精的时间,拼命地数着数:「一百二十三,一百二十四,一

百二十五……」

「啊……爽……爽死我了……我好痛快……我要……丢了……」突然一股磙

烫的阴精淋在我的龟头上,我知道霞姐已经高潮了,紧跟着我的阳具暴涨,腰嵴

一酸,一股磙热的精液勐射而出……

「心肝……姐姐……被你射死了……也……爽死了……」

霞姐说完双手一放、双脚一松,迷迷煳煳地躺在床上。

我忽然闻到一股特殊的汗臭味扑鼻而来,觉得浑身都酥软了,侧头一看,原

来是霞姐蹬掉一只鞋,皮革味和脚臭味传了出来,我抱起她的脚就是一阵狂吻,

脚掌有一些汗湿,感觉味道咸咸的,然后将她的脚趾含在嘴里,不停地吸吮着,

霞姐闭着眼,脸上浮现出陶醉的神情……

很快,我又勃起了,「亲哥哥,你又硬起来了,太厉害了!姐姐的小穴又痒

起来了,快用你的鸡巴再戳戳姐姐的小穴。」霞姐来了一个狗爬式,肥大的屁股

对着我的鸡巴。

这个骚货,难怪有人说:「中年妇人的性慾特强。」她不同于少妇,少妇是

狠,而中年妇人是贪,是永无止境地天天都缠着你,时时刻刻都需要。

我把鸡巴顶进她的小穴,然后疯狂地抽插起来,「亲爱的……啊……我……

我好爱你……啊……好哥哥啊……」她太兴奋了,嘴里不停地乱叫着。好一阵子

后,我只感觉龟头一热,一股热液袭向龟头,霞姐又达到了高潮!

我拔出鸡巴,阳具仍然又硬又翘,「啊!宝贝,你还没有射精?」霞姐讶异

地叫着,表情又惊又喜。我一边用手套动着鸡巴,一边对霞姐说:「亲姐姐……

你快……快穿上皮鞋……我……我要射在……鞋上……」

霞姐立刻蹬上皮鞋,此时一双穿着黑色粗跟皮鞋的大腿高高翘起在我的阳具

旁,伴随着我的抽送来回晃动。

「啊……霞姐……我的女王……亲姐姐……我要……啊……我要射了……」

我左手套动着鸡巴,右手抓住一只脚对着龟头……

我太兴奋了,忍不住一股浓浓的精液喷了出来。

霞姐抱起我这只脚,贪婪地用舌头舔着鞋面和脚背上的精液:「小王,我的

亲哥哥,亲丈夫,我还要,我要精液直接射在我嘴里,好吗?」说完霞姐张开小

嘴,一口将我的阴茎含了进去……

这晚我又射了两次,直到凌晨四点我俩才双双累倒在床上,不一会儿霞姐便

鼾声「雷雷」。

此时我却在想,比起二十多岁的妹妹来,我更喜欢霞姐这样三、四十岁中年

妇人,因为她们的脚成熟、性感、风骚、挑逗,更有女人『味』,我爱霞姐!